ptpt8大奖官网_大奖娱乐官网ptpt8_大奖娱乐【唯一官网】

12月 6 2016

揭秘《新歌声》幕后:这与众不同的一年,他们是怎么度过的


文丨毛予倩  责编丨赵二宝   来源丨腾讯娱乐

原标题丨《新歌声》幕后揭秘:周杰伦团队一餐7菜1汤

10月7日,鸟巢“巅峰之夜”后,第一个《中国新歌声》冠军就要诞生了。与网友们同样期待这一天到来的,还有跟进了一整季的幕后工作人员,他们终可以验收这一季的成果,也总算可以歇一歇了。

对屏幕前的你来说,《新歌声》是7月到10月可看的音乐节目,而对幕后团队来说,他们中的一些从去年年底就打了鸡血。这次,腾讯娱乐采访了宣传组、选管(学员管理)组和制片组,他们看到的《新歌声》总是与众不同。

宣传组:开“看电视摇微信”先河,版权危机印象最深

在《新歌声》的后台,最常见到的工作人员大约就是宣传组,他们对接着导师、导演、乐队、选管、市场、制片、媒体……(排名不分先后)。而不录制的日子里,他们从周一到周日,全周无休,每天的工作时长超过12个小时。

很难想象,这个需要跑断腿的组正式员工只有10人左右,算上实习生也不到30人。——所有人,都必须24小时开机,随时待命。凌晨2、3点还要跟其他部门对接,是常有的事。

宣传组由1名宣传副总监带领,2个人专门负责写稿以及与平面媒体沟通的;2个人是负责与网络媒体沟通,还负责户外媒体和形形色色的非新闻类的网站——比如大众点评、携程等等;还有1人专门负责跟浙江卫视和导演组进行沟通。

以上只是固定的工种,还有更多的突发。问《新歌声》的宣传总监陆伟,哪一次危机公关令他印象深刻,他笑了:“今年是最大的危机公关。”是的,今年的版权之争也是电视圈的年度大事件了。

这次令陆伟印象深刻的危机公关,与以往都不一样,“有些是可以预判的”。

当灿星制作宣布要启用全新的模式时,“我们可以想象到,对方一定会从ABCD哪几个方面来说,所以,我们事先要准备好足够的弹药。甚至有可能在你说之前,我就已经把你的可能会说到的一些点全部堵死了。”

版权之争,至少在舆论上,灿星占据了一定优势,与宣传组的预判不无关系。

灿星的节目因版权战改名《中国新歌声》,导师阵容未变

从《好声音》时期到《新歌声》阶段,陆伟有几项得意之作,除了版权危机的漂亮公关,还有就是开了“看电视摇微信”的先河。“那年我记得印象很深,微信想跟电视合作,开发出了摇一摇的功能,可以即时互动。”

但彼时彼刻,“摇一摇”页面打开后,能干什么还没定数,是放视频还是弹文字?陆伟想到了看世界杯时猜比分,“我就想《好声音》就可以猜,哪个学员会进哪个导师的队伍,导师会不会转身,这个确实效果很好。”

后来看电视摇一摇几乎成为综艺节目的标配,“这个我觉得蛮有成就感的”。

制片组:录制要租14家酒店,周杰伦团队一餐7菜1汤

2015年12月,制片组就已经开始了《新歌声》的工作,比整个节目组入驻嘉兴体育馆排练和录制,早了整整半年。制片主任朱文告诉记者,从有学员到上海试音起,他们的工作就已经开始了。

来回机票和酒店已经是标配,因为学员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,饮食是一门功课。“全素的、清真的、吃辣的、不吃辣的、不吃葱的、不吃香菜的,各种问题我们都得帮他们解决。”朱文还说,制片组会在盒饭之外另准备开胃小菜、辣椒酱等。

录制正式开始,制片组就不仅仅要照顾学员了,还有他们的家属和《新歌声》的各个幕后工种。每一天,包括午餐、晚餐加宵夜,盒饭数量将近2000份,每份的餐标20元,还不包括饮用水。

“每一次录制,我们要租的酒店,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……”朱文一脸淡定,却语出惊人,录《新歌声》大约要租13-14家酒店,“选手我们有分了几种,比如说录制前、录制中期、录制后期,还有已经录制结束的,我们要分几个酒店。还有学员面试、学员教唱,学员和乐……包括导演组的,导师的等等。”

据朱文介绍,录制期间,导师们也有自己的餐标,一个导师团队一天的餐标大约是1500到2000,“像杰伦导师一般是6菜1汤到7菜1汤,他有十几个工作人员,也有吃盒饭的,只是核心的7到8人和他一起吃。”

导师们也有各自的饮食小癖好,比较统一的是,都不太吃辣,“那英老师有的时候会买腐乳;汪峰老师有的时候喜欢吃点花生,自己会带过来;杰伦老师喜欢吃鸡蛋;哈林老师很简单,就是赛百味……”偶尔嘴馋了,或是要和学员交流感情,导师们会选择自己酒店附近的火锅店,当然,是自掏腰包的。

舞台上偶像范儿的周杰伦私下最爱吃鸡蛋

朱文特地向记者强调,虽然生活日常是制片组的职责,但他们的工作范围绝不仅限于此。比如一个舞美搭建,各个工种的进场时间,就是由制片组协调的。灯光架子先起,然后舞美、大屏、内装饰、机位……“还有乐队的乐器,包括后面所有的合成,包括调试方面,全部是我在负责”。

新的舞美设置对工作人员来说是巨大的挑战

最难的大概就是控制用电量了。嘉兴录制的用电供给是2000个千瓦,还包括空调。因此,嘉兴体育馆外还有两辆发电车,一台是400千瓦,一台是300千瓦。然后,制片组根据各工种上报的用电量,再行分配。其中,线路还有诸多禁忌,比如“音响跟大屏不能放在一起,中间的电流波会影响彼此之间的声音和画”。

到了鸟巢,制片组的工作量还要翻一倍不止。票务、转播车、现场布置……都需要制片组提前做好应对。值得朱文自豪的,是网络,“我们把网络做的是非常好,可以做到5万到6万个人坐在里面,同时用手机,不会有卡壳的现象,因为我们做到是三网全部进入鸟巢。不像别的演唱会,你要发一个微信卡半天。我们相对来说流量还是比较有保证的”。

选管组:一个选管对接70个学员,海外学员每天2小时中文课

10月7日,《新歌声》将落幕,节目组的大部分人或许都会松一口气,却是选管组的受难日。

学员管理组总统筹吴悠告诉记者,按照《好声音》时期的经验,当天的庆功宴一定很可怕,地上躺的全是终于放松下来而喝多了的学员们,选管组是唯一清醒的存在,需要把学员一个一个扛回房间。但吴悠也笑说,这本就是学员应该开心的日子。——选管组和学员们早已感情深厚。

学员生活起居的一应活动都由选管负责

选管组的工作强度之大,听起来也很惊人。“比如下午2、3点录像,选管是9点半到10点到现场开工,12点录制结束后才能休息。”这还只是录制现场的工作,外部的花絮拍摄就更没有准点了。为了保证每一个学员都有一名对接选管,高峰的时候,一名选管可能要管理60、70位学员。难怪吴悠说起了选管组的魔咒:“进来(选管组)之前在谈恋爱的,都会分手。”

进选管组之前,都得抄一本几百页的本子,名叫《选管手册》。手册上有许多规定,“哪些事可以做,哪些不可以”。但其中有一条颇为有趣:“不能去私下跟学员交换微信。”所谓私下,是说“不是你管理范畴内的学员,不能交换微信,所有的联系都是单线的”。

学员和选管之间,也有许多生活趣事,就像《新歌声》舞台上一位学员这样说过:“我这个人丢三落四的,老丢东西。我在前面丢,选管就在后面捡。”吴悠说的例子更可乐,还在《好声音》年代,帕尔哈提就因为常常“失踪”,让选管组略有些“头疼”。

据说,帕尔哈提不喜欢用手机,又常会一个人离开居住的酒店,一开始,很让选管着急。但很快,他们就找到了应对——必须掌握帕尔哈提身边的线人,包括他常出没的饭店,常去吃夜宵的地方,还有跟帕尔哈提走的比较近的学员,电话都得要到,“你真的突然着急找老帕的时候,比如说会有线人告诉我们,刚才看到他从酒店散步到了哪儿,然后立马去找,就可以搞定。”

这两年,尤其是《新歌声》里,华人学员越来越多,有一些中文说得不够好,选管们也想出了办法:每天两小时,陪着海外学员们练中文。主要是看历史书,或者看电影,选管们都得陪同。这样细致的照顾,让学员和选管的关系颇为融洽,逢年过节,大家都还保持着联系。

“10月8日,我们才可以真正的休息。”提起鸟巢的巅峰之夜,吴悠飘来这一句。

-完-

长按二维码识别,一键关注传媒圈公号

《传媒圈》微信自媒体平台,是一个领先的有关传媒、影视、品牌、营销等领域的信息库和智慧库。每天受到20万品质人士关注,年阅读量超过五千万人次。

如希望交流,请加个人微信号:dianyingquan,将有机会参与线下沟通等活动。

觉得不错,请点赞和分享朋友圈吧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